您的位置:萧山网 > 大美湘湖 璀璨绽放 > 湘湖名人 > 正文

范蠡与湘湖

更新时间:2017年8月22日 9:32    内容来源:萧山网   

范蠡与湘湖

  范蠡像

  春秋末期,楚国宛三户(今河南南阳)人范伯,出身贫寒,但聪明睿智,胸藏韬略,与宛令文种“志合意同”,相约投奔越国,改名范蠡。范蠡入越二十余年,为越王句践保国复兴、灭吴称霸建立了旷世奇功,是当时一位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;同时,范蠡以“官卑年少”的计然为师,在

  “十年生聚、十年教训”经济兴越实践中,古越山水铸就其经商意识与理念,后货殖(指经商)有成,被誉为“中华商祖”。

  范蠡事句践灭吴称霸。句践封范蠡为上将军、“表会稽山为范蠡奉邑”,并对蠡曰“孤将与子分国而有之”。但范蠡却居安思危,决心急流勇退,“以为大名之下,难以久居”。范蠡叹曰:“计然之策七,越用其五而得意。既已施于国,吾欲用之家”。决定弃官从商,“乃装其轻宝珠玉,自与其私徒属乘舟浮海以行,终不反”。后世泛指放弃原来的工作而经营商业为“下海”,恐源出于此。

  著名史学家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记述了范蠡当年“浮海出齐”,经商致富,“天下称陶朱公”的经历。

  “范蠡浮海出齐,变姓名,自谓鸱夷子皮,耕于海畔,苦身戮力,父子治产。居无几何,致产数十万。齐人闻其贤,以为相。范蠡喟然叹曰:“居家则致千金,居官则至卿相,此布衣之极也。久受尊名,不祥。”乃归相印,尽散其财,以分与知友乡党,而怀其重宝,间行以去,止于陶,以为此天下之中,交易有无之路通,为生可以致富矣。于是自谓陶朱公。复约要父子耕畜,废居,候时转物,逐什一之利。居无何,则致赀累巨万。天下称陶朱公。”(《史记》越王句践世家)

  “范蠡既雪會稽之恥,乃喟然而嘆曰:計然之策七,越用其五而得意。既已施於國,吾欲用之家。乃乘扁舟浮於江湖,變名易姓,適齊為鴟夷子皮,之陶為朱公。朱公以為陶天下之中,諸侯四通,貨物所交易也。乃治產積居。與時逐而不責於人。故善治生者,能擇人而任時。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,再分散與貧交疏昆弟。此所謂富好行其德者也。后年衰老而聽子孫,子孫修業而息之,遂至巨萬。故言富者皆稱陶朱公。”(《史记》货殖列传)

  范蠡浮海出齐后,以越国所带“轻宝珠玉”为原始资本,从“耕于海畔,苦身戮力,父子治产。”开始积累资金,“致产数十万”。然后“怀其重宝,间行以去,止于陶(今山东定陶)”,择“天下之中,交易有无之路通”的陶“治产积居”;以买卖货物,“逐什一之利”;通过“候时转物”、“与时逐而不责于人”把握商机;采用“父子治产”、“父子耕畜”、“子孙修业”、“择人而任”等方式,不断扩大经营规模,“致赀累巨万”。

  范蠡淡泊名利,以为“久受尊名,不祥”,自楚宛至齐陶,三易名姓:居楚曰范伯,在越为范蠡,在齐为鸱夷子皮,在陶为朱公。范蠡凭自已的聪明才智,入越,辅佐句践治国称霸;离越,操计然之策治家致富。范蠡乐善好施,“富好行其德”,致富而“尽散其财,以分与知友乡党”,“十九年之中三致千金,再分散与贫交疏昆弟。”范蠡经商致富,富而散财行善,为富者之典范。

  范蠡以计然之策,货殖致富,又以货殖经验著书传世。从周易藻(《萧山湘湖志》编撰者)从姪周茂才“读陶朱公致富之书货殖多才”(《马谷周氏宗谱》),足见“中华商祖”影响后世之一斑。

  范蠡视越地为第二故乡,在越国二十余年,入乡随俗,与越民风雨同舟、生死与共。无论是入越建功,还是出齐立业,虽三徒三易名姓,但世人仍称其越名范蠡为中华商祖,由此可见范蠡与古越的历史渊源。可以说,范蠡是浙商先祖,也是从古越浙江出去的“中华商祖”。正是中原大地出英才,古越山水铸商魂。如今浙商沿着商祖开辟的货殖之路,出省、出国经商,足迹遍布海内外。



作者:  编辑:向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