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萧山网 > 大美湘湖 璀璨绽放 > 湘湖民俗 > 正文

观潮

更新时间:2017年8月22日 9:28    内容来源:萧山网   

  萧山位于钱塘江南岸,历来是观看钱江大潮的理想之地,天长日久形成八月十八看大潮习俗。那么,湘湖一带能看到钱江大潮吗?答案是肯定的。

观潮

  湘湖地区实是钱塘江南岸最早的观潮点。早在春秋末期吴越相争时,吴王夫差的水军在城山脚下把句践残兵围困山顶,当时城山周围是一片浅海湾,与钱塘江相通,江潮可直达山脚。大约写于战国时期的庄子《南华经》称:“浙江之水,涛山滚屋,雷击霆碎,有吞天沃日之势。”显然,那时钱江大潮已经很有名,站在城山顶上笃定能看到钱江大潮。东晋和南北朝时期,渔浦(今属义桥镇)、西陵(今滨江区西兴镇)一带看大潮已见诗文记载。渔浦与湘湖的前身西城湖相连,在渔浦就能见到潮水。东晋苏彦《西陵观涛》诗,描摩了当时西兴一带钱江大潮“洪涛奔逸势,骇浪驾山丘”的壮观景象(见《萧山古诗五百首》)。

  唐代,渔浦、西陵仍然是南岸最佳观潮点。数十位唐朝著名诗人从西陵或渔浦过渡去越中揽胜,多看到了钱江大潮雄姿,或写下咏潮诗篇,或诗中写到钱江大潮。例如,陶翰《乘潮至渔浦作》(《萧山古诗五百首》),有“崩腾心为失,浩荡目无主”、“云景共澄霁,江山相吞吐”句,描写当年渔浦大潮情景。薛据《西陵口观海》(同上),有“山影乍浮沉,潮波忽来往”句,记述西陵观潮情景。

  宋代,湘湖一带观潮之风渐盛。陆游的《渔父》词(原载《剑南诗稿》,见《长河诗浪》),写到当时湘湖潮水的情景:“湘湖烟雨长莼丝,菰米新炊滑上匙。

  云散后,月斜时,潮落舟横醉不知。”每年八月十三至十八日,南宋小朝廷在钱塘江大潮里操演水师,让经过专门训练的人作“弄潮”表演,两岸百姓倾城争观。后来,民间一些身手矫健的渔民、船民在八月十八钱江大潮到来时作“船斗潮”表演。后来,又演变出“抢头鱼”习俗。涌潮来时,潮头挟裹着被冲得许多昏头昏脑的鱼儿,沿江百姓乘机在滩涂捕捞。

  明清时期,随着江流数度改道和江涂陆续开垦,萧山观潮最佳地点从渔浦、西兴,逐渐移到龛山(今坎山)、党山,最后又转到赭山(今南阳镇)一带,总体趋势是逐渐向杭州湾口外移,但湘湖一带仍能观潮。明王思任《闻家堰夜泊》(见《历代诗人咏萧山》)有“山色天边尽,鸡声潮里来”句,写到三江口潮水。明童瑞《宿渔浦村舍》(《湘湖古诗五百首》)则写到三江口夜潮:“山气寒侵榻,潮声夜到门。”听老辈人说,直到上世纪60年代,有的年份义桥三江口还能看到数尺高的大潮。

  农历八月中旬钱塘江大潮渐盛,到了十八日,潮头最齐最高,为观潮最佳时候,故有“八月十八潮,壮观天下无”之句。沿江百姓事先呼亲唤友,相邀作客,杀鸡宰鸭款待,如同过节一般,民间把这一天称作观潮节,沿续至今。到了八月十八,百里大堤人山人海,人头攒动。其时萧山潮候均在午后,观潮人为占有利位置,或邀约亲朋、或扶老携幼,已于午前赶到塘上,随带糕饼点心充饥。考究的带酒菜、带瓜子花生,边小酌,边闲聊,边等候。

  俗传,八月十八为潮神诞辰,旧时沿江人家,宰牲备酒,祭祀潮神。或带银锭、元宝、佛经,在江塘边待大潮到来时,焚烧膜拜,祈福潮神。或会聚土地庙祭祀潮神,演戏酬神,祈求水神保佑,不再坍江。最隆重的是迎神赛会,潮头未到,便抬着潮神神像,到沿江各村巡游,敲锣打鼓,一路表演各种动作。队伍多达数百人,观者如云。

  关于所祀潮神,一是祀伍子胥,二是张祀老相公,萧山主要祀张老相公,湘湖地区也不例外。伍子胥是春秋时吴国大将,因屡谏吴王杀句践、远西施,被吴王赐死,尸体抛入钱塘江中。传说伍子胥忠贞不二,魂魄不散,怨恨化作汹涌怒涛,所以民间将其当作浙江潮神祭祀。北宋政和三年(1113)赐额的西兴宁济庙(今圮),俗称潮神庙,供奉潮神伍子胥。湘湖周边有的土地庙,侧供伍子胥。湘湖民间还祀水仙伍郎,据楼伯青先生考征,水仙伍郎很可能就是伍子胥。

  但湘湖百姓心目中的潮(水)神,主要是张老相公,即北宋两浙转运使、萧山籍人士张夏。传说张夏为保护钱塘大堤落水身忘,百姓将其尊为潮(水)神,沿江各地立庙祀奉。湘湖四周土地庙多供奉张老相公,例如城厢街道至湖岭庙(今复兴寺),蜀山街道王坞庙、社坛庙,义桥天昌庵、南塘庙,临浦后山庙、百家山庙等等。除了三月初六张老相公生日举行庙会,就是八月十八观潮节祭祀潮神了。

 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祭请潮神、迎神赛会习俗基本消失,但一年一度观潮活动胜于昔时。1994年以来,萧山市(区)政府每年组织“观潮节”,寓经济交流于潮文化中,请来八方宾客,观潮论潮,盛况空前。湘湖人赶到南阳观潮城一带,观看八月十八大潮。



作者:  编辑:向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