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萧山网 2015年1月22日 8:59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这两幢老房子承载着萧山的抗日记忆。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凤坞村:不能忘却的记忆

  一部军民抗日的不屈史

  凤坞村留有抗战指挥部旧址 深藏萧山军民抗战故事

  镇政府想修缮旧址,志愿者想筹建萧山抗战纪念馆,你支持吗?

 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,河上凤坞村依山而建,山上,树木郁郁葱葱,山下,村民安居乐业。

  时间倒退70多年,如今平静而又安详的小山村,在抗战时期并不平静。在侵华日军狂轰滥炸、大举进攻下,萧山军民团结一致,奋起抗战,当时的萧山县政府曾经3次迁入这个隐秘在大山中的小村落,中共武装力量也曾在这里驻扎。在抗战中,大约有5年多时间,这里是萧山抗战的指挥中心。

  军令、战报、电报,从这里飞出,飞向萧然大地的各个地方。直到现在,村民中还代代相传着那时军民互助、同仇敌忾的感人故事。

  如今,这个小村落还保存着当年县政府的办公旧址,这些房子在抗战后期,就成了新四军的指挥部、情报室。这些墙壁上留着弹孔、记录着抗战岁月的房子,同时引起了河上镇政府和一群关注抗战历史志愿者们的关注。双方一碰面,把这片极富历史价值的老房子妥善保护起来的念头不谋而合。

  于是,河上镇请来了设计单位,请专家出具修复意见。年后就将开始房屋修缮工作。志愿者们还希望,是否能够集政府、民间的两股力量,筹集资金,在旧址旁新建一个萧山抗战纪念馆?通过搜集萧山抗战阵亡将士、罹难百姓名单,征集反映萧山人民浴血奋战的图片、文物及事迹,把它们都完完整整地安放到纪念馆里,供后人参观、学习、吊唁。

  最近,记者来到了河上镇凤坞村,寻找抗战历史遗迹,倾听村民讲述战火纷飞的往事。由此,我们也将启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寻访活动,全面梳理发生在萧山的抗战故事。

  抗战时期指挥部旧址仍旧保留

  “吱啦——”在凤坞村农家深处,推开曾经作为县政府机要室(后为新四军情报室)的木制大门,两扇经历了上百年岁月侵蚀的老木门,发出了沉重绵长的声响。

  这是一间上下两层木质结构的老房子,所有的木头经过侵蚀,都变得松软,斑驳的木纹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灰。村里人只知道老房子存在了上百年,却说不出它的具体年岁。站在它的面前,时光仿佛静止。暖暖的阳光洒在长着野草的屋顶上,岁月流淌的痕迹清晰可见。

  一楼有三扇门,两边的门都上了锁,其中一边,还有人住着。中间的这间,已经空置,屋内的墙壁上,写着毛主席语录,还堆着竹席、木头、竹篓等物品。隔壁的村民告诉记者,这里之前还有人居住,但自从建了新房后,就搬走了。

  “这里曾经是萧山县政府的机要室,也就是开会、收发情报的地方。那时候,这里商量的都是救亡的大事。”凤坞村书记董和松说,就在离原机要室不远的地方,另一处上了年纪的砖瓦房,是县政府办公室的旧址。房子的部分结构曾被炸毁过,墙面上还留下了坑坑洼洼的着弹印记。

  村里的老人对抗战时期的故事念念不忘。

  “老人们说,那时候,山上的树都被日寇烧光了,光秃秃的,县政府派人用石灰在村子对面的山上写下‘明耻交战’四个大字,激励大家一起抗日。”董和松说。

  采访当天,在村里工作了30多年的董柏伟知道我们来了,立刻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叠泛黄的纸。这是20年前,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时,他和同伴帮助《萧山日报》记者一起采访村里4位抗战亲历者时的笔记。

  “老董,这些纸你为什么保留了20年?”“我知道有用。你看,现在不是又派上用场了?”董柏伟笑着说。

  “我这里都记得很清楚。”他用手指点着纸上的字,逐字逐句解释。当年采访到的亲历者董如法、董楚林、董满堂、董丙松四位老人讲述的那段过去的故事,也在我们眼前清晰起来。

  凤坞村曾是萧山“抗日先锋村”

  1937年11月30日,日机28架次分3批轮番轰炸萧山县城,炸毁房屋一千余间,死伤千余人,县党政机关被毁,公务人员伤亡。是年12月24日,省会杭州沦陷,一江之隔的萧山,成了浙东抗日的最前线。从这时起到次年2月间,几乎天天都有日军企图渡江南犯,均被中国军队击退。

  1938年3月初,因县城被炸,日机又经常空袭,县政府搬迁至河上镇凤坞村。是年7月,钱塘江南岸中国守军与北岸日军呈对峙状态,县城暂时平静,县政府由河上镇迁回城厢镇。1940年1月22日,萧山县城沦陷,县政府被迫再迁回河上镇凤坞村。1941年4月,日军为摧毁县政府,分兵三路包抄河上镇。县政府三面受敌,流亡至东阳岘北周。后来,县政府又走水路经兰溪、建德、富阳回驻河上镇。自此,直至抗战胜利,县政府一直驻扎在河上镇凤坞村。

  在长达5年多的时间里,因为县政府搬迁至此,河上凤坞村成为日军袭击的重要目标,饱受日军重点进攻和血腥轰炸。当时,萧山四任县长以及中共萧山县工委抗日自卫团队、军工队和政工队,撤至凤坞村,驻守办公。至1944年5月,县政府在凤坞村的办公用房30余间民房被日军烧毁,文昌阁和岩将庙两处名胜古迹被炸毁,数十名无辜百姓惨遭日军枪杀。

  在日军的疯狂进攻面前,凤坞村广大村民冒着枪林弹雨,积极为前线战士们送粮送水送弹药,还组织抢救伤病员。那时,每家每户的堂前,都搭着小床,住着抗日军人,村里老人介绍,村子里现存的老房子,那时都收容过战士。1944年10月,在凤坞村白丰岭战斗中,两位新四军战士不幸身负重伤,村民董丙松、董桂昌、董水根和董里庭四人冲破重重封锁,冒死将两名伤员送到了30多里外的诸暨新四军总部。

  除了代代相传的抗日故事,凤坞村的山上,还安葬着几位新四军战士。董柏伟带着我们爬上了村旁的乌石塔山(萧山方言音),寻找新四军墓。他告诉我们,村里知情的老人在风烛残年时都交代过此事,曾有多位新四军战士战死凤坞,被村民们安葬在巍巍青山上。“他当年跟我说过详细位置,应该在这附近。”我们爬上乌石塔的山顶,董柏伟指着一片树丛对我们说。由于风沙的侵蚀,70多年后,树木已经郁郁葱葱,原本凸起的土堆已经难见。

  村民董关良,特意走访了统战部、党史办、民政局等部门,查阅了《浙江省革命烈士英名录》等资料,还联系了诸暨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的专家,考证新四军(金萧支队)战士抗战期间在萧牺牲的情况。初步确认有两位新四军战士在河上牺牲,一位叫石连江,另一位叫章时光。

  那段历史,我们还记得多少

  “我最不喜欢的就是冬天,因为一到冬天,很多抗战老兵就‘排着队’离我们而去。”小周是“我们爱老兵”公益网的志愿者,负责寻找和慰问萧山地区的抗战老兵。前几天,他刚刚和杭州市慈善总会、杭城媒体,为12位萧山贫困抗日老兵送去了慰问金和慰问品。

  慰问的其中一位老兵蔡林江,就是当时县政府自卫保安团的成员,曾在河上集训,并在河上与日寇浴血奋战。小周与他说起河上的老地名时,他记忆犹新。“蔡老今年90岁了,他的回忆对于了解萧山抗战历史,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。”小周说,“如今,抗战老兵们的平均年龄已经93岁。再过几年,这些老兵们可能就都走了。如果再不将这些历史保留住,以后再想做,很多亲历者就找不到了。”

  除此之外,熟读抗战历史的小周知道,由于地理位置等原因,自杭州在1937年12月24日沦陷以后,萧山就成了浙东战场的主战场,这里,日寇进行了持续且大规模的侵略,甚至在1939年,还在当时的头蓬、南阳、靖江等地投掷白色絮状毒物,老百姓死伤无数。

  抗战期间,萧山人民饱受战火摧残,也谱写了一曲曲抗日赞歌。但如今,那段历史在现在的年轻人脑中,越来越模糊,甚至还有人对萧山抗战历史从未耳闻。

  “就比如有时候我在做关爱老兵志愿者的时候,有些人会觉得我奇怪。他们觉得,这些老兵跟我本人没有血缘关系,为什么要去寻找他们、看望他们?但其实,没有他们当年的战斗,哪有我们现在的安居乐业?”小周说。

  所以,当他得知河上镇凤坞村至今仍旧保留原萧山县政府办公、机要室旧址时,立刻来到村里细细查看,还找到当地村民了解情况。

  “去年,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将9月3日定为抗战胜利纪念日,标志着国家层面对抗战历史的重视。今年是抗战胜利70周年,国家还将和二战盟国一起举行大型纪念活动,并对抗战老兵进行慰问。”小周说,他很关注这方面的消息,目前他了解到,全国不少省市都在筹建展馆筹备活动,比如上海已经启动宝山、金山两个日军登陆地和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的建设;武汉将在湖北省图书馆旧址上新建武汉抗战纪念馆;长沙也在着手开展长沙抗战纪念馆的建设工作。

  “目前,杭州余杭、富阳两地也启动了抗战纪念馆的筹建工作。但作为经济、文化大区,且又是抗战期间浙东战场的主战场萧山,至今没有一处专门纪念抗战的场馆,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。”

  不过,让小周欣喜的是,自己的想法与河上镇政府不谋而合。目前,河上镇已经启动凤坞村萧山县政府办公、机要室旧址修缮工程。由政府出资,请来了设计单位,请专家出具修复意见。等到招投标完成以后,年后就将动工。

  “我们还有一个设想,如果在旧址保护的基础上,能够发动政府与民间的两股力量,另外新筹建一个萧山抗战纪念馆,将所有关于萧山的抗战历史,都陈列、展示在里面,供后人参观、学习、吊唁。不知是否能够得到支持?”志愿者小周说。

来源: 作者: 文/记者 冯俏蕾 摄/记者 葛亚琪